-神豪从打赏主播2亿「直播打赏高达500万一干部沉迷当榜一大哥钱从哪来的」

神豪从打赏主播2亿「直播打赏高达500万一干部沉迷当榜一大哥钱从哪来的」

近日,浙江一干部沉迷当“榜一大哥”,

豪掷数百万打赏主播引发热议。

“我在直播间一掷千金,

网络世界虚幻的阿谀奉承,

让我沉醉,欲罢不能。”

浙江省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建设集团城建发展有限公司

原经理邵忠阳接受审查调查时,

剖析自己如何一步一步迷失自我。

邵忠阳1994年参加工作,

因工作表现优秀,

他从一名自来水安装工

逐步成长为一名中层干部。

2016年3月,

组织安排邵忠阳到项目上锻炼,

因为在乡村工作,

业余空闲时间他开始接触网络直播打赏,

渐渐沉迷其中。

“我本是来参加实践锻炼的,

却迷上了网络直播。

我的人生道路和精神道路从此偏离轨道,

直至坠入深渊。”

2016年9月,

千岛湖建设集团任命邵忠阳为水务公司经理,

项目和公司两头兼顾,

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游离于组织监督之外。

“认为自己完全是个‘自由人’,

想上哪就上哪,

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那段时间,

只要有空,

邵忠阳就泡在网络直播间看主播唱歌、

弹琴表演,

给主播打赏礼物,

有时一整天都挂在直播间里。

随着账号级别越来越高,

邵忠阳在平台上也小有名气。

玩家和主播都把他当“大哥”,

谁对他不礼貌,

主播还会将其踢出,

以示对他的尊敬。

“榜一大哥”的身份和随之而来的奉承,

让邵忠阳十分受用。

偶然间,

邵忠阳发现个别直播平台可以打赏刷礼物搏大奖。

某晚,

他在某直播平台充了5000元碰运气,

没想到竟连续“中大奖”,

很多玩家争相跑去看他刷奖,

恭维奉承不断。

自此他彻底沦陷,

每晚沉醉于直播间,

在虚无缥缈的奉承中不能自拔。

到2018年底,

邵忠阳打赏的资金达到100多万。

在直播中疯狂挥霍,

需要大量资金。

仅靠邵忠阳个人和家庭收入远远不够,

于是他开始贷款、

透支信用卡,

还把主意打到承接水务公司工程的老板们身上。

“这些老板都有求于我,我为什么不能向他们借?”

邵忠阳开始向工程老板违规借款来填补债务窟窿,

不仅不支付利息,

还收受他们给的好处费。

2019年3月,

邵忠阳换岗到城建发展有限公司任经理,

管理的项目越来越多,

手中权力越来越大,

他打赏的金额水涨船高。

2020年,

邵忠阳用于网络直播打赏的金额高达500余万元。

而以借为名向有求于他的老板们索贿,

成为邵忠阳常用的敛财手段。

承接城建发展有限公司项目的王某某

向邵忠阳提出超额拨付工程款的请托。

邵忠阳以急需用款为由,

向王某某提出“借款”10万元。

考虑到日后还需邵忠阳关照,

王某某爽快答应并表示不用归还。

邵忠阳多次利用职务便利在承揽工程、

工程款拨付等事项上为王某某提供关照,

再多次以借款名义向王某某索要好处费,

总计达75万元。

2020年底,

千岛湖建设集团纪委收到邵忠阳相关问题线索后,

开展调查并与其本人谈话核实情况。

为应对调查,

邵忠阳和多名工程老板商量串供、

补写借条,

提供虚假说明。

2021年1月,邵忠阳主动提出辞去职务,妄图逃避组织调查。

然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2021年4月,

淳安县纪委监委对邵忠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审查调查。

经查,邵忠阳多次违规向管理和服务对象借款,

总计445万元;

利用职务之便,

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

索取或收受他人给予的财物,

价值共计204万元。

2022年3月,

邵忠阳因犯受贿罪,

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个月,

并处罚金50万元。

来源:央广网